伯利恒黎明

"stat rosa pristina nomine."

这颜色过于搭衬了我旧情复燃一秒。

Rilke < Letters to a Young Poet>

「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」

两天不练手感就没了

「你那红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不独为疯狂的热吻,也为歌声的音乐所造,这真是一个奇迹。你的纤弱的诱人的灵魂在激情与诗之间行走。我知道阿波罗疯狂爱着的雅辛托斯,就是古希腊时代的你。」

王尔德致波西,1893年1月。这封信后来在法庭审讯上被宣读。

(头晕脑胀抄漏一个字母…

珠光颜料还是拿来画装饰比较好